草本甘木茶

戳開這裡。LO主很污,不要問你會怕。
評論已設關注可留防雷😘


甘木茶
twi / swtreea

細水長流,一路凱歌。
信你所信,愛你所愛。

LO主最愛點推薦的文章是車,關注慎。

本LO的P圖請自主規制,
勿另傳,勿轉載,
除了我自己(欸),
可留檔(自己可見)。
然而我很愛事後修改文章啦/刪除線/

禁存圖後二傳,
禁二改、禁去印、禁截圖,
禁上升蒸煮,圈地自萌。

-----------------
本ブログにある全てのものに対して、加工及び無断転載を禁じます。
모든 사진들은 재포스트/재업로드 금
Images and/or articles on this site are NOT allowed to be used on other websites without permission.

长尾猫(3)【凯歌】

長尾貓的更新!耶!開勳!感謝星老師😚😚 暮星☆♪: 今天茶茶 @草本甘木茶 生日,生日快乐 (3) 長尾貓(1)【凱歌】 長尾貓(2)【凱歌】 --哈啰,你好哇,我想来找一下你的痣。 你以为胡歌会这样说吗? 不,不会。 如果他做得到,他就不会是琅琊榜都开拍快两个月还是剧组里唯一没看过非洲豹玫瑰形斑纹的长尾猫。 要不放弃吧,谁家还没有只是花豹的亲戚了……长尾猫咬咬手指。 ──就是没有。 王凯怎么可以这么稀有呢……?!长尾猫在心里偷偷怪罪非洲豹,也不想想自己才是世上几乎有一没二的长尾猫。 「老胡……真是你?」 「你干嘛呢?」 猝不及防! 长尾猫就这样,没有回头路了。 # 王凯早就听到了门外的脚步声,他知道是一只猫科,非洲豹那可是在草丛里有大只点的蚂蚁移动都能发现的听觉,何况是一只猫对吧。 还是只小型猫科。 他觉得应该是胡歌。 剧组里的小型猫屈指可数,除了唯一的大男主外其他寥寥几个都是工作人员,毕竟小型猫体态柔软却不堪过度操劳,剧组生活太操了。 至于敢三更半夜在王凯门前徘徊的小型猫,那自然只有那个大男主。 王凯等半天胡歌也不敲门,脚步声偏偏又格外清晰,连那人一下猫化用小爪子挠他门前地毯;一下人化走来走去的跺步声都听得一清二楚,搞得王凯都紧张起来。 毕竟三更半夜的,心仪的猫咪在门口走来走去,是只豹都会紧张的是吧。 # 门打开了,彷佛有人替胡歌做好了决定般,胡歌反而一点都不焦虑了。 他愉快地窜进门,在王凯房里美目乌溜溜地张望。 简直好奇心过盛的猫咪似地。 ……没有「简直」,王凯在心里补充。 胡歌盯着王凯的床单,软绵绵细致的天丝在床上卷成一团,真想跳上去挤在枕头和被子中间暖烘烘的缝隙里啊……猫咪痴迷地望着床。 反倒是王凯紧张起来,心仪的猫咪一直望着你的床是什么意思? 「老胡?」 「我床上有什么吗?」 他床上该不会除了剧本外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吧?一些猫咪看得到豹看不见的? 王凯的胃有点痛。 「什么什么?」胡歌从恍然中回神。 「……没什么。」 没事,您尽管看,尴尬癌也没有末期。 胡歌似乎打从走进王凯房间后就放松了下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王凯的房里没有一种大型猫科惯有的、极强硬的领地气味,只有被保护在一个范围中的安稳感。 当然……他此刻心里转的念头如果叫王凯知道,非洲豹肯定是要大翻白眼的。 那是凶别人不凶你啊,还蹬鼻子上脸了。 可惜猫就是惯能蹬鼻子上脸的。 他还没想好要怎么提出借由找痣这个烂借口看花纹的事,咬着唇露出一丝张惶的神情。 # 「你尾巴怎么啦?」这话说出来非洲豹都觉得自己好体贴。 胡歌的耳朵跑出来了。 而王凯很清楚,那是胡歌紧张的表现。 没事没事,那我们就谈点别的嘛。 没想到话甫出口,胡歌就一阵惊跳,小猫咻地一下弹到床上,非洲豹看傻了眼。 虽他只是看到一道白绒绒的影子在胡歌身后一窜,但这不是尾巴难道还能是围脖吗? 万万想不到胡歌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受惊的小猫在王凯床上转眼恢复成人形,似乎正紧紧抱着自己的尾巴。 不好,十分不好。 非洲豹犹豫一秒。 「要不,拿棉被遮一下吧。」 非洲豹再度自以为体贴地说,坐到窗台边开了一罐啤酒,假装什么事也没发生,他也没有心儿怦怦跳遐想不该遐想的画面。 因为化成猫形衣服脱落,此刻化回人形、光溜溜的胡歌,非常想叫他别那么体贴了。 # 所以尾巴怎么啦? 想问又不敢问的非洲豹用眼角余光偷瞄窝在他棉被底下艰难把衣服一件件套回去的猫,软白白的猫耳充血泛红,一抽一抽的,渐渐颤抖成粉色。 快闭脑!正人君子的非洲豹告诫自己,一点儿也没想到什么别的。 「其实你维持猫形也没什么关系。」王凯安慰窘困至极的猫,说完才想起他这和叫胡歌与自己袒裎相对。 那双桃花眼狠狠瞪了非洲豹一眼。 「谁是猫了!」胡歌别过眼前去,故作轻描淡写,只是猫耳动呀动的。 喔。 非洲豹摸摸鼻子,直接说小型猫咪是猫可能很冒犯吧,他的错。 「我啊。」 非洲豹圆圆的眼非常真挚,玫瑰形斑纹因为情绪波动和酒气染到小臂上。 豹的野性窜流在空气里,长尾猫逐渐威到压迫来。 但是……太好啦不用找痣啦! # 「你的尾巴,怎么回事?」 豹就是豹,一旦露出了爪子,就不会收回去,总得扒下什么东西来。 胡歌咬着下唇,抱着自己的尾巴,桃花眼低低垂着,看着就特委屈, 非洲豹顿时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威势犹在,却又有几分无措。 难、难道他不该问吧,不提自己的心思,小小一团猫,尾巴却皮草似的卷成一大圈,还活不给他看,作为同事,怎么也该问一声吧。 好半晌,长尾猫才抱着自己藏在棉被中的尾巴。 「……抽筋了。」 喔,原来是抽筋啊,早说嘛。 ──非洲豹不懂猫。 他还顺便怀疑了下自己是不是只豹……怎么说,怎么说也占了同一科是吧?
2017-09-26
覺得某些詞換成別的角色也是挺無違和的 同人水深 謹防滅頂 盐罐子: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写同人写到自我膨胀的作者都是脑子进水。 我的文笔我的故事顶多值10个热度,能有100个热度10000个热度是因为我写的是同人,90%的人是冲着原作冲着CP来的,不是冲着我来的,这点清醒认知起码还是要有的吧? 某些作者当真是资历越老脑子越糊涂了,长期被粉丝捧得飘飘然,不晓得自己在写什么了。真以为自己的文值100个热度1000个热度,以为不管写什么都有人买账。 想知道自己值几斤几两,不妨换个马甲去写篇原耽看看有几个人气。 那些平时喊着“大大你写什么我都喜欢”的读者,言下之意是让你多写点这个CP,不是真的你写什么都行,同人作者就不要妄想拥有“脑残粉”了,没有的,不存在的,人家都是想看CP来的。你不写CP,成天夹带私货,人家掉头就走了。 想放飞当然可以,免费产粮的作者不吃谁家大米,吃了免费粮的读者没资格歪歪唧唧。但一边希望受欢迎,成天要热度要读者反馈;一边又不想迎合市场,不参考读者的反对意见。世界上哪有这种两全其美的好事。 不要太自以为是,不要以为自己写作技术很高超,不要以为自己创造的原创人物很可爱。哪怕你的故事真的很好很精彩,那也是因为原作角色本身就足够有趣,才支撑了这个故事。没了原作我们什么都不是。不要把原作的魅力误当成自己的魅力,这是同人作者应有的自觉。 虽说忠言逆耳苦口良药,但知道你听不进去,我就不到你面前找不痛快了。 写出来也不过就是实在不想憋着。 与诸位作者共勉。 2017-06-28

如果我是0117号考生——Yesterday once more

彷彿萌了個假西皮因為人家是真夫夫 ------------------------- 好的我很腿的看完了 但是我組織不起言語 主角發紅包的對象是凱歌雙擔阿 四捨五入就是被蒸煮大大摸頭了 知乎要出現一個萌的CP被蒸主認證了是一種什麼樣的感受題了嗎 #我進的不是坑是一個狗糧袋# 另外0117這個日子 我也懷疑很久了 所以1717果然是17號在一起紀念日嗎 穿越大半個中國...可以的 和歌原: 来膜拜一下我圈镇圈神文,原作by 胡歌巨巨 如果我是0117号考生 Yesterday once more 2月中旬 我完成了如梦之梦最后一场演出 随即又坠入了另一场大梦中 受母校上海戏剧学院的邀请 我成为了今年表演系专业考试的评审老师 回到久别的校园深处熟悉的教室 看着一张张阳光稚嫩的脸庞 许多记忆中的片断不由自主地在脑海中浮现 十六年前 我和他们一样如初生牛犊 面对猛虎般的人生毫无畏惧 和许多同龄人一起前赴后继 甚至飞蛾扑火也在所不惜 可时至今日 幸运如我的 寥寥无几 我是幸运的 中了一张人生的彩票 换来了一场令人羡慕的美梦 我也曾不愿醒来 但若是现在能让我重新回到考场 回到十六年前那个明媚的春天 我一定会说 我愿意 但人生没有回头路 谁都无法重新来过 那几天我总是失眠 总是想象自己能和他们中的某一位互换角色 想象着我和他们一样站在考场上高声呼喊 “各位老师好 我是来自上海的考生 我的考号是……” 或许念念不忘 真的必有回响 终于 我的想象在梦中实现了 谁都没想到我会去报考艺术类院校 虽然进入高中以后 我的颜值和成绩能用天壤之别来形容 并且一直保持着南辕北辙的发展趋势 但我仍然坚持不靠脸吃饭的原则 每日头悬梁 锥刺股 力争在高考中表现出足以令国足汗颜的成绩 当然身边也不乏劝我弃笔从艺之人 他们觉得在小鲜肉横行的时代 我不去当演员简直是暴殄天物 我把这些人全部归为损友 每当他们苦口婆心的时候 我都抱以不屑的表情 老子长得帅是父母给的 要老子以这样的方式拼爹简直是对我爹的侮辱 何况老子从小就和艺术不沾边 什么朗诵 表演 唱歌 跳舞一样都不会 人家招的是演员又不是模特 所以说现在有许多演员靠一张面瘫脸就能撑一部戏 可那带多厚的脸皮才能从头到尾保持一个表情啊 我自认为离这行太远 还有另一个重要的原因 我得和最要好的女同学考上同一所大学 我不能只管栽树 让别人乘凉啊 而且女同学也不一定答应我去学表演 她怎么可能容忍我将来和那么多美女假戏真做呢 即使我再有原则 她也不会成全我的 这不是信任的问题 而是这个问题 根本无解 所以直到走进考场的前一秒钟 我的脑袋都还是晕的 这一切太不真实了 表演系的初试分数在五个教室同时进行 上午两场 下午三场 我和其他二十多个考生被安排在第三考场 进去之前 所有人都在走廊按考号依次排队等候 我不幸地成为当天最后一场的最后一个 我心想轮到我的时候都快到饭点了 考官还有力气和耐心吗 有一负责维持秩序的志愿者小哥却说我运气不错 他是表演系大二的学生 作为一个过来人 他告诉我排在最后能有足够的时间适应考场的环境不容易紧张 还能根据前面考生的表现来调整自己的考试策略 最重要的是可以观察考官们的脾气性格 从而判断出各位的喜好 我表面上点头称赞 可心里却觉得他说的第一条就不靠谱 紧张的情绪会随着时间递减也有可能递增啊 我连台词都没背熟 哪还有什么闲工夫去观察考生和考官 那位老兄见我态度端正 临别的时候神秘兮兮的告诉我有惊喜 不等我反应又补充了一句“进去就知道” 随后他甩了甩并不是很柔顺的头发转身离去 留下一脸懵逼的我和无数飞扬在空中的头皮屑 “可以开始了” 教室里传出了一嗓子振聋发聩的声音 我的神经一下子紧张起来 排在前面的考生鱼贯而入他们一个个看起来都比我淡定 比我自信 我太怂了 完全被那一嗓子给震住了 心想那就是传说中专业的台词功力吧 我盘算着 一会儿考试的时候 哪怕憋不出那音色 至少也得喊出那音量才行 说实话 这次报考表演系的表决定做的太过草率 比起那些在专业机构学习了几个月甚至一两年的考生 我几乎是零准备 和那些中专艺校毕业的家伙就更没法比了 初试三项 朗诵 唱歌 形体 我的强项是形体 在学校打了那么多年的篮球 身体协调性应该还行 虽然不会跳舞 不会武术 但听说只要走路不顺拐就行 这考的又不是舞蹈专业 至于朗诵 我从小到大只在语文课上读过课文 考前求爷爷告奶奶 让学校话剧社那帮小子给我扒了一段台词 据说是这两年特火的一部电视剧里的 叫什么《琅琊榜》 我问谁演的 他们像看外星人一样的看着我 我老实告诉他们自己从不看电视剧 那帮小子非跟我兜圈子 问我今年春晚看没看 我狠狠的回答“终生难忘” 话说大年三十晚上 我们一大家子齐聚一堂吃饭 喝酒聊天 把一顿年夜饭吃出了难得的年味 我除了偶尔应付这两句长辈们的嘘寒问暖 大部分时间都在用手机抢红包 然后把抢来的红包发给最要好的女同学 在那其乐融融的气氛中秋波暗送 让我觉得既兴奋又惬意 自从高三开学之后 我每天都过着水深火热的日子 一回到家 手机就得上交 好不容易熬到寒假 它才终于重新真正属于我 “看春晚吗”女同学发来一条微信 “听着呢” 客厅里的电视锁定着央视一套 虽然大家的注意力都不在那儿 可不论是看还是听 它必须得在 少了它就不叫过年了 家中的一派温馨祥和的景象 突然被一首叫《在此刻》的歌打破了 几乎所有的女眷都回到了电视机前 先集体沉默 接着集体热议而我的手机也在那一刻收到了女同学发来的春晚贺图 并配以“我老公”三个血淋淋的大字 我看着图中的两个男人 咬着后槽牙问她“是哪个”她居然秒回“都是” 我承认女同学对我的影响是巨大的 在我这个年纪 本以为能把一切都想得很透彻 但其实什么都不明白 决定报考上戏表演系完全拜她所赐 当然 我也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来掩盖自己的小肚鸡肠 我告诉所有人我并不是意气用事 只是好奇那两个男人是如何走上央视春春晚的舞台的 我想感受一下他们曾经走过的路 显然这个理由没有丝毫的说服力 班主任说我是投机取巧走捷径 老爸说我根本不是这块料 女同学说我脑子有病 并且威胁我 一旦参加表演系考试就把我拉黑 可就算他们把嘴皮说破了也没用 老子身上最多的就是叛逆的基因 在写下如果专业考试不通过就继续回学校埋头苦读的保证书之后 我拿到了上戏专业考试的报名表唯一让我有些不爽的是 女同学真的把我拉黑 如今在微信上眉目传情 不是红包就是拉黑 简直是对名著《红与黑》的亵渎 不过那几天手机的续航时间屡创新高 对我来说也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安慰 所以当话剧社那帮小子把那家伙的台词递给我的时候 我只能在心里仰天长啸 真是造物弄人啊 “大家好 我是今天的招考老师 我代表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和在座的老师一起欢迎你们的到来 请大家依次坐在教室的两边……” 我游离的思绪终于被抓了回来 正在说话的应该就是刚才让我见识到专业台词功力的那位 他居中而坐 像是主考 六位考官朝南坐北依次排开 不要问我方向感为什么那么强 老子紧张的时候就是一个细节控 左手边的两位考官年纪稍长的慈眉善目 对我们笑脸相迎 右手边的三位年纪四十以内 表情严肃 眼神犀利 一看就是专挑刺儿的 不好惹 我们二十多个人被一分为二 各自挨着教室东西两头落座 我因为排在最后 坐在了教室的东北角 这个位置倒是不错 和我坐对角的正好是当天唯一的女考官 颜值胜过所有女考生 他左边的男考官颜值也高 不过发际线更高 如果下来几公分 绝对能秒杀一片 挨着“高老师”就坐的考官戴着一顶黑色鸭舌帽 帽檐压得很低 从我的角度看不清他的眼睛 这位老师胡子拉碴 不修边幅 看着有点面熟 却又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他的左边就是今天的主考 顶着一头浓密的卷发 看的卷度应该是刚烫的 我妈每次烫完头发就那样 我因此对他多了几分亲切感 他正在介绍考试规则和考场秩序 排在第一个的考生听的特别认真 我暗自窃喜 谁让他是第一个呢 “穿短袖的同学先把外套穿上 别着凉了” 坐在最左边年纪稍长的老师开口了 他的声音特别好听 虽然音量不大 却有一种直指人心的魅力 那些准备展示舞蹈才艺的考生的确穿得都很单薄 都是露胳膊露腿的练功服 她们可她们纷纷表示不冷 说教室里很暖和 但年长的考官依然坚持让几个女生把外套穿上 这是我第一次走进上戏的校园 以前对这学校没什么感觉 可这短短的几分钟却让我对他好感倍增 “午饭都吃饱了吗”另外一位年长的考官也开口了 “没吃”我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的确 为了把那几部剧破台词背得滚瓜烂熟 连午饭都没顾上 突然被这么一问 顿时感到无比委屈啊 “怎么不吃午饭” 头发卷卷的主考老师觉得不可思议 “忘了我的回答” 我的回答引来了考场一阵哄笑 “我这有饼干拿去吃吧” 我怯怯地看着她和她的卷发 不知道该不该拿 “快 别耽误时间” 我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到他跟前 伸手接过他递来的饼干 “谢谢” “这位老师 你认识吗”他指了指身边那个戴帽子的考官 我转头定睛一看 内心顿时有几百匹草泥马奔腾而过 这货不就是我老女同学说的老公吧 怪不得要戴帽子装什么呀 戴帽子是怕人认不出你么 原来那位志愿者老兄说的惊喜就是这货 搁别人身上是喜 隔我这儿就只剩惊了 “当然认识” “看过他演戏吗” “没看过” “不会吧” “学习太忙 没时间看电视” “以前的呢 李逍遥知道吗” “游戏玩过电视剧没看过” “那你怎么知道的” “满大街都是他的广告” 此话一出 全场爆笑戴帽子的那家伙也笑了 他抬了抬帽檐看着我说“有没有看过我的戏和你能不能进上戏没关系”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尴尬地笑了笑 转身回到了座位上 考试开始了 那家伙没在看我 我却一直在看他 不论今天考试的结果如何 相信这一场相遇注定是冥冥之中的安排 至少回头我可以得瑟的告诉女同学 替你看过了 你老公也就那样 考试的过程并不复杂 分为两个部分 第一部分要求考生逐个上去展示台词和声乐第二部分则是集体处理 逐一展示形体 大部分人都受过专业机构的培训 他们的钱没白花 朗诵的台词或是诗歌 都是我从来没听过的 不像我准备的一开口 所有人都知道出处 “萧景琰 你为什么就是没脑子……”让我意外的是 那些培训机构似乎只负责教朗诵和表演 声乐概不负责 九成的考生唱歌都不在调上 但考官们并不在意 我想我可以理解 此乃表演系而非声乐系 头发卷卷的主考老师经常会让考生和戴帽子那家伙互动 他让考生想象背后是一片火海 并且假设那家伙远在百米处开外 考生要大声呼喊胡歌老师快来救火 直到那家伙举手表示听见了 考试才能停下 有一哥们儿特逗喊的是“着火啦 胡老师快跑啊”我在心里琢磨着 要是换成我一定带那么喊“着火啦 胡歌老师快来受死吧” 我的自信心和那海上的灯塔一般若隐若现 在其他考生朗诵的时候他就不见了当歌声响起的时候 自信又回来了当然有自信被秒杀的时候 有一个哥们长得特像费翔 走路带风 转身带光 虽然唱歌也不在调上 可一看他那精致的五官我就怂了 另一哥们儿不仅长的像瑞身上还有百变的气质 一会儿犹豫一会儿阳刚 最后居然还能模仿小沈阳唱了一段东北二人转 和他相比 我简直一无是处 每当这个时候我就瞥一眼那个戴帽子的家伙 想想当年他在考场上是个什么怂样 心里默念应该还不如我吧 终于前面的考生都展示完了 只剩下我和我身边的老兄 从一开始我就发现他出奇的淡定 并不像第一次经历这种场面 果然当主考老师询问她年龄的时候 他说自己是第四次参加表演系的专业考试 按照规定 今年是最后一次机会了 整个考场的气氛因为“最后”两个字变得悲凉起来 我不太理解他执着和坚持的动力是什么 是对表演艺术的 追求和热爱 还是对一夜成名的向往 戴帽子的家伙难得开口 他问这位老兄 如果今年还是没考上 以后会有什么打算 不知是没听清楚 还是不愿正视这个问题 这位老兄答非所问地叙述起自己中学时的成长经历 那家伙把他打断又问了一遍 “我是问你 如果今年还是失败了以后你打算怎么办? 停顿 一个长长的停顿 “找戏拍 养活自己” 那家伙没有接话 默默的低下头 把眼睛埋在了帽檐下面 我不知道此刻他在想什么 我也没兴趣知道 因为我要上场了 我走到六位考官的面前 第一次感受到命运的选择权即将交到别人手上 或许是为了考试不受 外界干扰 教室的窗户都被贴成了磨砂玻璃 夕阳斜照 散射的光一点点透进来 洒在所有人的身上 我故作镇定 目视前方 却又不自觉的看向那个戴帽子的家伙 他也正抬头看着我 不知道为什么 我在他的眼神里发现了那么一刹那说不上来的感伤和怀念 “我是0117号考生 来自上海 我准备的声乐曲目是《在此刻》 “不曾想过 未来的某个美丽日落 轻轻地你会念起我 让风华都记得 我们曾经的坎坷 ……” ==================== 靖苏靖凯歌凯第一神文,全文4500+字,绝对真情实感,没有OOC,第一人称第三人视角,用梗用的六到飞起……果然大大出手不同凡响呀~~~胡大大我可以催更吗,希望您早日突破自我,写出更加优秀的作品呀~~~~敲碗等更新~~~~ 对了原文出自vogue 4月号,淘宝和书报亭均可自取
2017-03-13
© 草本甘木茶 | Powered by LOFTER